“武林大妈”织就一张基层社会管理网

创新熟人管理模式,从18人到4.2万人

2018-10-08

分享到:

通讯员 夏雪峰 沈洁 张雷 记者 许卓恒

早上6点,61岁的俞翠英套上红马夹,穿上运动鞋,从思敬里小区急匆匆走出来。每天这个点,她都会沿着孩儿巷、长寿路,一路走走看看,遇到熟人也会停下来聊个家长里短。

仔细一看,她的红马夹上有个LOGO——“武林大妈”。如你所想,她便是下城区响当当的基层志愿者队伍“武林大妈”中的一员。杭州的老百姓们喜欢用一句充满敬意的话形容她们,“北有朝阳群众,南有武林大妈”。

人头熟 地头熟 网格里站起4.2万名“武林大妈”

俞翠英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一边“逛街”,她还不时地看手机,与“战友”们随时互动——一大早,“武林大妈”微信群里就开始热闹起来,各个网格的照片不时地传到群里。

“武林大妈”的队伍最开始只有18个人,经过几年发展,如今已经扩充到了4.2万余人,运作模式主要基于下城区完善的网格化社会管理经验下的“熟人管理模式”。平时大妈们按各自的网格开展工作。“武林大妈”公益社会服务中心秘书长沈洁告记诉者,这些大妈大部分都已退休,管的也都是“闲事”,但很有组织性和纪律性。

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武林大妈”的“特点”,那就是“熟”——人头熟,地头熟。俞翠英就是“武林大妈”长寿社区网格的负责人。“我在长寿桥社区住了40年,在这一片,哪家的出租户变动了,哪一套房子卖掉了,我都知道。”俞翠英笑着说,“有些人家不大好问的,我们大妈上去问几句,人家不会反感的,顶多心里想,你这个大妈噶背的哦。”

但就是这样的“熟悉”、这样的“背”,为许多人送去安慰和帮助。前不久,俞翠英例行巡逻,走到孩儿巷时远远看见一位老人晕倒在地,她赶紧跑上前,一眼认出倒地的正是住在自己楼上的邻居——88岁的李曼丽。俞翠英二话不说,立马背起李曼丽回家吃药,又打她女儿的电话,将她送进医院。事后,李曼丽说,“还好碰到俞翠英,不然我可能没命了。”

管闲事 解纠纷 专业人员加盟守护一方平安

经过几年的发展,“武林大妈”不仅队伍壮大了,参与进来的“高手”也越来越多了——她们中有当过老师的,有做过律师的,还有人曾是心理咨询师。大妈们的“功能”也因此变得强大,承担起“六个员”的角色——邻里互助员、文明劝导员、民情收集员、安全巡防员、平安宣传员和纠纷调解员,她们既爱管闲事,又善解纠纷。

罗睿绮是“武林大妈”的骨干之一,她本身是一位专业的心理咨询师。2016年,罗睿绮就作为专业型“武林大妈”加入团队,并且还成立了“罗睿绮调解工作室”。最近,罗睿绮接到任务要去豆腐巷某小区调解一起家庭矛盾。这户人家男主人酗酒,一喝酒就打老婆,女主人后来又借故常不回家……恶性循环导致两口子感情越来越差,常常吵到边上邻居报警。罗睿绮带着几位“武林大妈”把两口子分开,做心理疏导,从中午劝到天黑。最后发现,其实夫妻俩还是有感情的,只是缺少沟通,导致误会越来越深。后来,罗睿绮抓住了他们都很爱女儿的心理,从孩子入手做工作,最终挽回了这个家的温馨和睦。

为了让“武林大妈”变得“更专业”,下城区相关部门为“武林大妈”团队制定了《“武林大妈”平安巡防管理制度》《“武林大妈”日常志愿服务行为规范》等日常工作规范,明确了信息收集、沟通协调、问题上报等工作职责。为了保障团队的利益,下城区各街道还为“武林大妈”购买了人身伤害保险,对参与入户排查的给予补贴,对发现并报送重大矛盾隐患的给予奖励,提高群众参与自治的主动性。

如今,“武林大妈”队伍已经突破性别、年龄、地域的限制,成为杭州基层社会管理一张响当当的“金名片”。“大妈”们也获得了许多骄人的荣誉——她们先后被评为浙江省和杭州市服务保障G20峰会先进集体、杭州市优秀志愿服务集体,还在《最美浙江人——2016年度浙江骄傲任务评选》活动中获得“年度特别奖”荣誉。

【寄语新时代】

“武林大妈”们该出手时就出手,识遍杭城尽知晓。建设“别样精彩,独具韵味”的杭州,离不开基层社会治理工作的创新,“武林大妈”便是杭州基层社会治理工作中涌现出来的排头兵和金名片。热心的“武林大妈”将继续发挥人头熟、地头熟的熟人管理优势,问家长里短,护邻里平安,当好邻里互助员、文明劝导员、民情收集员、安全巡防员、平安宣传员和纠纷调解员等“六个员”的角色,在基层工作中发挥独特作用。

——“武林大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