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5年4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07:档案时空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冒死营救杜利特尔轰炸机队飞行员 浙江1942:勇气遍野(上)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冒死营救杜利特尔轰炸机队飞行员 浙江1942:勇气遍野(上)
2015-04-20
1992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切尼在办公室接见救助过美国飞行员的朱学三(右一)等5位老人。
美国空军杜利特尔中校(前排左四)及机组人员与救助他们的中国朋友在浙江临安的合影。

都市快报与浙江省档案馆合作栏目

知往鉴今,意在未来。都市快报与浙江省档案馆合作,开设“档案时空”新栏目,梳理珍贵的馆藏档案,寻找浙江大地上的历史印记,发掘档案背后风云际会的历史事实。古人云:“抚今追昔,究论兴衰治乱之由。”视历史为包袱,则举步维艰;视历史为镜鉴,则智慧生发,耳聪目明,可观照现实,以照亮前路。

记者 钟松君

档案索引

3

一条护送线路

前两张收条,有一条明确的行走线路:从田青蓬抬轿到长台镇,再从长台镇拉车到江山县城。从田青蓬而来的美国飞行员,是查尔斯·奥祖克中尉。他是杜利特尔轰炸机队3号机的领航员。

7号机机长泰德·罗森在《东京上空30秒》一书中说,奥祖克跳伞时,蹭着峭壁滑落,降落伞挂在崖顶,他被绳子荡过去,重重撞上崖石,小腿撞伤。他就挂在那里,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积蓄起一些力气,爬上崖顶,又晕过去,到下午才醒。他手脚并用朝前爬,“被中国人发现时,他的小腿已经感染”。

中国媒体追寻这段历史,引用了当时营救人员后人的回忆,与罗森的记述略有出入。

奥祖克降落的地方,是大见坑村的山上,4月19日清早(不是下午),巡山人廖金和下山时看到了一个全身红毛的高大怪人坐在石头上,吓得逃下山,叫了大见坑村民,上山找到奥祖克,搀扶他下山,并报告保长廖诗原。廖诗原堂侄廖万富当时15岁,他回忆说,奥祖克小腿上的伤口,有一尺长。

保长带了弟弟廖诗清等,用竹躺椅把他抬到家里,换上干净衣服,清洗伤口,又采药敷伤,保长妻子用豆、鸡蛋、红米稀饭给他吃。他在保长家住了四天,白天躺在躺椅上,晚上睡廖诗清让出的床。

4月23日早上,廖诗原和田青蓬(篷)村的保长廖荣根一起,雇了陈明高、周柏日,抬着奥祖克,一路往北,翻山越岭,中午到达下许村,在保长张怀森家吃了饭,接着赶路,抬到长台镇公所。镇公所雇了长台下宅的人力车夫朱招根,当天出发,送到江山县城。

这样看来,两张车轿费收条的日期有笔误:轿抬在前,而落款时间在后,车送在后,而落款时间在前。我推测均是4月23日当天。另外,朱招根住址写着“上台下宅”,也应是长台下宅之误。

浙江省档案馆和浙江省内各地档案馆,藏有许多浙江人民营救杜利特尔东京轰炸队美军飞行员的档案文献,细节及经过颇详。这些档案于2010年2月入选第三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1

16架轰炸机奇袭东京

1942年4月18日,美国传奇空军少校詹姆斯·杜利特尔,率16架轰炸机,轰炸日本东京。

这是一次闪电般震撼的奇袭。

这是一场威力巨大的心理战。是通过报复日军偷袭珍珠港,提振美国人的信心,打击日本人的士气。

美国战争部一年后发布的公报说,轰炸东京,迫使日本“在战争的关键时期,限制了部分军力的运用”。轰炸还大大影响了日本的军事战略。

公报发布后,日本用杜利特尔(Doolittle)的名字,讽刺这次空袭“成就甚微(do little)”。不过日本海军航空兵渊田美津雄在《中途岛战役》一书中说,物质上的确成就甚微,“但对日本海军首脑思想上的打击以及对尔后的海上战争的影响,就不能等闲视之,相反地应该说是一次‘成就很大’的空袭”。

当时,轰炸机没有按预订计划降落浙江机场,因为油不够了。油不够是因为需要保密。

7号机机长泰德·罗森在《东京上空30秒》中写道,行动十分秘密,三个月训练中,这些飞行精英都不知将执行什么任务。当杜利特尔向他们讲话时,窗外走过几个陆军军官,他便立马闭口。

轰炸机是用吊车吊上“大黄蜂”号航空母舰的,航母编队悄悄向日本靠近。但终于遇上了日本巡逻船,虽然三分钟内将它击沉了,还是担心它发出了警报,原定摸到离日本400英里再起飞的计划,不得不立即提前,多飞了400英里。

这艘日本船的确发出了警报,日本海军数支部队也作出了反应,但没找到美国舰队,也没想到美国续航能力很强的B25轰炸机,敢于超低空杀向日本本土。

完成任务后,他们不得不提前迫降或跳伞。16架轰炸机的下落如下:

江西(包括闽赣交界)5架:4号机、9号机、13号机、14号机和16号机,其中16号机5个飞行员被日军抓去,两人被处死。

海参崴1架:8号机,5个飞行员被苏联人关押了一段时间。

另外10架落在浙江:

临安1架:1号机;

丽水1架:3号机;

宁波4架:2号机、6号机、7号机、15号机;

衢州4架:5号机、10号机、11号机、12号机。

到达浙赣两省的75个飞行员,3人降落时遇难,8人被俘,64人得到当地军民的救援,安全转移。

4

3号机的战友们

3号机另外4人中,还有副机长雅各布·曼奇中尉也降落在江山县境内,双溪口乡东积尾村,比奥祖克更靠南。

罗森在《东京上空30秒》中说,曼奇“也许是史上携带武器最多的伞兵”,两把点45口径手枪,一把点44口径步枪,一把点22口径自动枪,一把鲁格尔手枪,还有弹药,还有一把猎刀,一把双刃长匕首,一把斧头。

这些武器,他跳伞前全带上了,还在衬衫里塞了不少巧克力棒。

媒体曾报道当事人及其后人的回忆,说一个叫陈裕的村民发现了这个带枪的怪人,逃回村里,大批村民就带上鸟铳、砍刀,将曼奇围住。东积尾保长曾高阳带上甲长毛继富赶来,让他们别鲁莽。

罗森说,曼奇在日本国旗前,捏着鼻子做了个鬼脸,人们才相信他是好人。

毛继富背着他,后面需要人托着他的脚。曼奇是个巨人,身高2米,他的战友给他起的绰号叫“矮子”。

巧克力半空中甩出,步枪和三把手枪摔坏了枪托。不过他的巧克力可能没有全丢,在媒体报道的回忆中说,他喝炖蛋要在别人喝给他看之后才喝,也不吃米饭,只吃自己带的巧克力,还分给村民吃(有药味,村民说)。

村民没有送他去江山,而是去了邻县遂昌的北洋村,带他去看坠毁的飞机,以及他的战友,机械师兼机枪手利兰·法科特下士。据回忆,当地人夜间守着法科特遗体,以免被野兽吃掉。

法科特的伞包已经打开,“但降落伞并没有张开多少。”罗森在书中说,“曼奇通过尸体皮夹克上残存的踢腿驴徽章认出了他。”

3号机的机长罗伯特·格雷,降落伞才打开就落到山上,直接撞晕,不过没什么大事。投弹手阿登·琼斯也没受伤。他们很快被当地人护送去了衢州。

一年半后,1943年10月8日,格雷阵亡于驼峰航线。在日军封锁海岸线之时,这条极其危险的航线,为中国抗战打通了物资运输路线。

2

第一眼

奥祖克在大见坑村、曼奇在东积尾村,当地村民是初见害怕,了解身份后全力营救。这样的过程,也发生在别的飞行员身上。

在众多回忆性报道中,有一个细节经常出现:

语言不通,无法说明身份,美国飞行员便对着日本国旗怒目而视、做鬼脸或握拳砸它,对着中国国旗则咧嘴而笑或竖起大拇指,于是村民和他相认。这细节也许真的发生过多次,因为这是双方那时候最通行的国际语言了。

这情形见诸馆藏档案的,是象山县爵溪镇。1943年12月6日第六区专员公署发给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的呈文说,海涂上看到三个很狼狈的外籍男子:“咨询情由,则因语言不通,款曲难知,不得已遂各已(以)指画沙,明示国旗,始知系美籍驾驶员。”

遂昌县磜岱乡乡长张志伦的呈文《紧急报告》说,发现飞行员、降落伞和飞机,是在那天早上7时、9时、10时陆续送达。7时,三保保长黄贵德报告说,“昨晚由飞机降落一人”,“身穿皮衣并带有枪枝及其他特品”,他们就搞不清这人的身份:

“职据报,随赴柘岱口,询其来历,言语既不懂,中国文字又不识,职未敢擅自处置,立即亲率警备士将其护送柘德乡公所。”

这个飞行员,就是3号机的,不知是机长格雷还是投弹手琼斯。他没有用国旗表明身份。

轰炸东京之前,杜利特尔上校就是大名鼎鼎的传奇飞行员,创造过无数飞行奇迹。他这次运气也挺好,落在临安的稻田里没受伤,据说走到当地一户人家,吓着了人。不过他的困难只是吃了闭门羹,露宿了一夜,第二天遇上了几个青年学员。他的队员运气也不错,虽然有人被疑日本间谍,但懂英语的小学老师朱学三很快赶到。他们被送到浙西行署。

后来杜利特尔写回忆录,题目是《我决不可能再那么幸运》。

1号机领航员亨利·波特中尉1946年3月26日曾写信给朱学三感谢,这封信直到1990年重聚时,他亲手交给了朱学三。

(下转B08版)

三张收条

在浙江省档案馆,可以查阅几张1942年的收条,是江山县护送美国杜利特尔轰炸机队奇袭东京飞行员的车轿费。

一张是人力车夫朱招根的,落款时间是“三十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一张是轿夫陈明高和周柏日的,时间是“三十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四月和五月,是阳历。

两张收条笔迹相同,有指印。字可能是镇公所工作人员所写,车轿夫按指印确认。

还有一张收条,写在“江山县立初级中学便用笺”上,是周仁贵出具给长台镇公所的,时间是“卅一年五月廿七日”,这张收条字迹与另外两张不同,可能是周仁贵手书。

周仁贵的这笔钱是32元,车轿夫的钱共45元。这只是当时支付与报账的一小部分。

据江山一家政府网站介绍,周仁贵是中山大学理学士,1939年为避日军飞机空袭,江山县立初级中学迁到长台的两朱祠,周仁贵被推为校长。当时,可能是他出资垫付了部分人力车费,后来由政府报销。

档案显示,1945年5月,政府颁布了“救护我国及同盟国空军迫降人员奖惩办法”,救一人,奖十万(护送费用还可报销);救护中受伤,另发抚恤;送到后回不去的,给工作。

这是抗战胜利前夕的事了,救护杜利特尔轰炸机队时,还没有这一奖励办法。

上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