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5年4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08:档案时空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冒死营救杜利特尔轰炸机队飞行员 浙江1942:勇气遍野(中)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冒死营救杜利特尔轰炸机队飞行员 浙江1942:勇气遍野(中)
2015-04-20
1990年,美国考察团赠给中国营救人员的“多谢牌”,上面有44名被救飞行员的签名。

都市快报与浙江省档案馆合作栏目

(上接B07版)

6

忐忑的飞行员

那时候,村民猛一见外国“怪人”,很害怕,但这些外国“怪人”也同样害怕。

罗森在他的书中说,在象山南田岛,发现他们的中国人架着他们去村子时,他突然想起听过的讲座,说日本人在中国许多地区扶植了傀儡政府,语言不通,他担心被交给日本人。他们知道,就算到达处州丽水机场,距日占区也非常近,有不在机场降落的心理准备。

15号机飞行员被发现时也很狼狈。他们降落在南田岛以东的檀头山。

后来媒体报道说,当地人麻良水赵小宝夫妇,听到飞机声,怕日军空袭上山躲避,想起屋内灯还亮着,下山听到声音,从猪圈那儿的草堆里将他们拉了出来。罗森则说是羊圈(也许美国人分不清,或猪圈中也有羊?),主人出来领他们到家住,自己睡羊圈。

麻良水找了船,将5个飞行员悄悄送走。经过南田岛时,差点遇上85个日军,他们藏入寺庙地窖才躲过(据罗森《东京上空30秒》)。

7

他们做事很认真

遂昌磜岱乡7时得报找到美国飞行员后,9时又有第二保的报告,找到了降落伞。二保保长叫黄贵华,他关于此事给遂昌县县长郑惠卿的呈文,也没有遗失,在档案馆留存。

黄贵华显然念过不少古书,颇有些明清公文的文绉绉古怪客套,比如:“仰祈鉴核,电夺办理,并乞指示祗遵?不胜屏营,待命之至,实为公便”。

他做事情一板一眼。说到那个美军飞行员,用括号标注:“有一洋人自山岗而下……(据考查系美人样子是飞行员)。”

报告村民捡得降落伞这样写道:“是日下午,职保住民黄林洲等三人,上山做工,在山岗上,拾得绸做器物一幅,(谅是航空保险伞)暂由职保存办公处内,负责保护。”

这些基层官员和当地老百姓,做事都这样认真负责,呈文一封接着一封报上去,很详细周到。档案中,周将超(有报道说他是下乡征兵的)和王村口区指导员毛钟彪的呈文,4月20日下午3时两人联署一封,21日下午5时周将超有两封(详略侧重有所不同)。

4月25日,毛钟彪开列了飞机上物品的清单,从降落伞、枪弹、衣帽、地图到皮夹、布袋、戒指、手镯,3页27种共计80件,雇工送到王村口暂存,等命令转送。

5月12日,王村口镇又开列了一份更详细的清单,7页67种781件。

比上次汇报多出了这么多物件,其中子弹从7发增至596发,书从13本增至24本。

从这些数字,可以想见那十多天的情形,当地人怎样在山上沟壑树丛岩石间,仔细搜寻散落的物品,仔细清点归类,交到毛钟彪那里。

档案中还有一份“遂昌县办理友机降落营救出力人员名册”,其中有基层官员、住民、警察、地方武装人员,以及他们做的工作,毛钟彪自己居末。其中王村口镇住民程君甫名下注曰:“不辞跋涉,陪同王村口区区长步行前往上定,担任翻译。”

8

罗森的左腿没了

罗森在书中说,他们预定降落“处州丽水机场”。译者认为处州便是丽水(旧称)。也有人认为,处州(ChooChow)应是衢州或株洲,比如当时浙江省主席黄绍竑在《五十回忆》中,说的是“衢县机场”和“衢州机场”。

燃油用尽,心知无法到达机场,罗森准备迫降海滩,结果落入海水中。这是宁波象山南田岛鹤浦镇大沙村靴蜐头。

5个飞行员为当地渔民所救,游击队护送他们到临海。路上停了下来,好像什么委决不下,这让罗森很担心。后来他知道,他们可能与85个日军遭遇(即后来15号机飞行员遇上的那一支日军),所以要改道。

当时还发生一个小插曲,一个中国游击队员,去拿撒切尔的枪,撒切尔大叫“住手”,他不知道游击队员其实是想和他交换一颗子弹,并不要他的枪。

后来他们还遇到过日军机枪艇盘问,幸亏日军没有上船检查。

在临海恩泽医院,追上他们的15号机机枪手兼军医托马斯·怀特中尉,以及医院的陈慎言医生,给罗森的左腿做了截肢手术。当时,医院已给他准备好了棺材。

到5月18日,他们才出发。此时,日军发动浙赣会战已经3天,一路上轿夫抬着他们,始终领先日军,终于脱险。

他们要找飞机去重庆,但南昌机场已毁,吉安机场已毁,衡阳机场也不能起降了,终于在桂林等到了飞机,飞往印度,然后一路向西,到巴格达、开罗,经尼日利亚、黄金海岸(今加纳),越大西洋飞南美,返回美国。回家的路很远。

这是罗森书中所载的转移线路。和他的书同时上映的同名电影,略去了这部分内容。

在华盛顿,罗森看见妻子推开房门进来,跳起来迎上去,脸朝下狠摔一跤:他忘记自己的左腿已经没了。罗森终于没来得及给母亲送终,他一直瞒着妈妈他左腿没了,但葬礼后整理遗物发现,妈妈早就从临海传教士的来信中知道了一切,只是装作不知道。

9

十壮士

1942年4月19日上午,象山县爵溪镇10位壮丁,护送3位轰炸东京的美军飞行员离开险地,遭日军拦截,美军飞行员被捕,10位壮丁遭枪杀。

在浙江省档案馆,可以查到一份档案,详细记述了这个悲壮故事。

这是一份公函,1943年12月6日发出,是第六区专员公署发给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的呈文。

这份档案说,1942年4月18日下午6时许,一架飞机落在牛门礁附近海面,乡长杨世淼听说后,跑去探视,看到海滩上有三个外国人,“伛偻涂上,满身淋漓,状极狼狈”,知道他们是泅水而来。

在沙上画国旗,得知他们是美国飞行员,从东京飞来失事,同行5人,两个不会水,已经淹死了。这两个飞行员的遗体,后来在海中寻获,杨世淼设法捞上来后,具棺葬于爵溪沙头,立有碑志。

据相关报道,遇到杨乡长之前,飞行员先遇上了渔民叶阿桂,是他藏起了他们。

档案说,杨世淼将飞行员带回家,殷勤款待。第二天上午9时,密派10名壮丁,绕道护送出去。但当地被日军占领后,派驻了一个连的伪军,伪军已知道此事,密报驻扎在茅洋的日军。他们走到白沙湾附近,四五十个日军蜂拥而至,“狭路相逢,无可避匿,悉数被获”。

这3个飞行员,是美军轰炸东京的16架B25轰炸机中的6号机,它按预定计划轰炸了钢铁厂。溺亡的两人,是投弹手威廉·迪特尔中士、机枪手唐纳德·菲茨莫里斯下士。

被日军掳去的3人是,机长迪恩·霍马克中尉,副机长罗伯特·米德尔中尉,领航员蔡斯·尼尔森中尉。机长当年10月15日被日军处决,副机长次年12月1日死于狱中。

日军分兵,一面将3个美军飞行员押到茅洋,一边强迫十个壮丁排列成行,用机枪扫射。档案中描述道:

“密弹之下,无一幸免,断头折臂,横尸向道,伤心惨目,不忍卒睹。”

另一份附件《日军枪杀护送美籍驾驶员壮丁名册》,是爵溪乡十个遇害同胞的姓名、年龄(25至34岁)、住址和职业(农民、渔民、手工业者和小贩)。他们的姓名是:刘成本、李志高、王必昌、周方根、姚万年、李维良、郁阿寿、龚月庭、叶天生、赵福根。

附件还注明了每个人的家庭成员,父母妻子和儿女,还有他们的家境——九个“贫”字,一个是“无恒产”。这几个字,很重。

10

死生可托

资料及事后的回忆均显示,当年4月18日中国民众营救美军飞行员,是自发行为。真是陌路相逢,生死可托。

当时任第3战区司令长官部少将参谋处长的岳星明,在《浙赣战役回忆》说,他是1942年4月18日深夜,才接到司令长官顾祝同的电话,要他通知当地政府和部队全面出动,协力营救。

当时浙江省主席黄绍竑在巡视途中,这个通知在他的《五十回忆》中没有提及,也许没有接到。他一开始还以为是日本飞机迫降,打算活捉几个敌人。

迟至轰炸东京的深夜才安排营救,估计原因便是这项行动极其秘密,不能提前透露丝毫消息。那么,如果命令传达得足够快,也要到19日凌晨才可能出现有组织的营救行动。

但在偏僻的山区、海隅,人们19日也不知道上面的营救令,所以有“第一眼”看见时的惊诧、猜测和确认。

《东京上空30秒》中,后半夜出现了游击队首领“查理”,是他组织了转移——有报道说,他可能是三门县自卫队的一个分队长郑财富。他的生平已难考查,在历史烟云中,他那不苟言笑的坚硬身影,就这样一晃而过。许多救援者都这样,很多人连名字也没留下。

飞虎将军陈纳德在他的回忆录中说:“日本人在1942年初杜利特尔轰炸东京之后的报复性大扫荡中明确提出,凡协助美国飞行员的人,不但本人将被处死,还要株连家人和保甲。然后在战争期间,没有一个敌后的中国人拒绝帮助美国人的确凿例子。”

(下转B09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