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3年6月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17:浙江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浙江欲打造世界最大潮汐能电站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一度被抛弃的潮汐能又成新宠
浙江欲打造世界最大潮汐能电站
2013-06-02
  乐清湾生长着全球最北的红树林

  2011年初,浙江跻身中国首个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快报当即推出“走读海岸线”系列报道。

  一晃两个春秋,这些天,快报记者与省海洋与渔业局专家逐一行走3个示范区。我们还带上了可以航空拍摄的无人机,呈现鸟类视角的海岸、湿地和岛屿,为你再读浙江海岸线。

  再读海岸线

  记者 王中亮 摄影 韩丹

  

  水陆兼程,这个成语贴切地形容着造访茅埏岛的旅程:小车从玉环县城行至码头,渡船海上航行约15分钟停靠岛屿,岛上的唯一机动车是小面包,没有红绿灯,没有堵车,三四米宽水泥路上风驰电掣至岛屿各处。

  在浙江,形似倒挂葫芦的乐清湾是个有故事的海湾。海湾畔耸立着名胜雁荡山;海湾内的第一大岛西门岛上,生长着全球最北的红树林,这是引发联合国关注的红树林北迁创举。两年前,“走读海岸线”诗意地描述了红树林北上中的抗争,它和一种叫互花米草外来物种对滩涂的争夺,影响着乐清湾的生态大局。

  乐清湾里还有宝贝。车船转换两次,我们得以抵达乐清湾内的第二大岛茅埏岛。同是乐清湾内的海岛,西门岛归属温州乐清市,而茅埏岛隶属于台州玉环县。面积4.88平方公里,比杭州西湖略小的茅埏岛加上周边数个小岛,行政区划上就是一个乡,叫海山乡。

  这个世代务农、人口不过4000的岛屿上,有一处工程曾获得联合国大奖,这个奖项此前中国从未拿过。

  

  

  

  

  

  

  

  

  

  

  

  

  

  

  

  

  

  

  

  

  

  

  

  

  

  

  

  

  

  

  

  

  

  

  

  

  

  全球独一无二的潮汐电站

  潮汐能发出的电,没几个人用过,潮汐怎样发电,也少有人见,但在中国,潮汐发电真不是新鲜玩意。1970年代初,潮汐发电一夜之间红遍中国海岸线。从北到南,几年里就建起50多座潮汐电站。浙江是潮汐发电的主力省,茅埏岛上海山潮汐电站就是国内最早的潮汐电站。

  电站门口,立着一块文物保护碑,碑上写明海山潮汐电站2011年入选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72年开建,1975年建成,寿命不过40岁的潮汐电站就跻身省级文物,电站站长谢宗松说,这里不仅记录着一段历史,还关乎中国新能源的未来。

  潮汐发电的原理并不复杂,潮水冲上岸时,裹挟着巨大动能,用潮水推动水轮机页片旋转,就能把动能转换为电能。虽不复杂,但满是草根味的海山潮汐电站设计却精巧。说它草根,因它没动用啥国外建设团队,施工者大多是岛上居民,水轮机1970年代采购自河南,沿用至今。

  朴素的民间智慧在电站中闪着光辉,这是全球独一无二的潮汐电站——大海每天涨潮一次到两次,不少电站只能在涨潮时发出电来,而海山潮汐电站无论涨潮还是落潮都能发电,每天平均发电19小时。

  海岛地势高处筑起2000多米长的堤坝,围成面积380亩的水库,称作上库;较上库地势低出约5米处,建有一个面积38亩的小水库,称作下库,发电用的水轮机被安装在上库和下库之间。涨潮时,潮水推动汽轮机页片旋转发电后,冲入上库。待潮水退去,上库开闸放水,水流如瀑布般向着汽轮机冲来,带动页片旋转后流入下库。如此这般,无论潮涨潮落,发电都能持续。

  1994年,联合国组织将“发明创新科技之星”奖励授予海山潮汐电站。

  

  1.7元一度的电卖给谁?

  在浙江,1度民用电售价0.5元左右,海山潮汐电站发出的电卖给电力公司,一度卖0.43元。挖两个总面积460亩的水库,建一条两公里的堤坝,大工程量的潮汐发电站,一年发出的电约40万度,这个数字不及一个中型火力发电站的零头。发电量少,成本就高,平摊到每一度电,发电成本高达1.7元。

  1.7元的成本,0.43元的售价,价格的倒挂逼退了40年前风靡中国的潮汐能发电热。国内50多家潮汐能电站陆续死去,仅存的两家,一家是海山电站,还有一家在温岭的海边。

  谢宗松说,保护环境、减少废气排放、可再生,优点众多,但无论风能、太阳能还是潮汐能,新能源的共同缺陷就是发电成本高。

  潮汐能的确是好东西。比起风能来,它更稳定,风这种东西,说来就来,说不来就不来,潮汐则是相当有规律的周期运动;比起太阳能来,它对环境的影响更小,太阳能发电要用到光伏板,生产光伏板的工艺会污染环境。面对环境污染和能源危机,人们已不能单纯算经济账,巨大、不竭且无污染的潮汐能带来的社会价值远超过发电成本。

  浙江对潮汐能的追逐已再次起步,三门湾内一处潮汐能发电站正在酝酿中,它每天的发电量是海山潮汐电站的200倍,而就在不远处,温州欲斥资335亿元,打造世界规模最大潮汐能电站,计划选址在没有主要航道经过的瓯江附近海域。对于潮汐能而言,电站建得越大,发一度电的成本就越低,预计发电成本低于内陆地区的风电站。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