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14:文娱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陈安娜先读懂莫言的作品诺贝尔文学奖跟着也读懂了
《安娜·卡列尼娜》请读者来评判
《中国好声音》开研讨会不公布得票数是对选手的保护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一会儿是人 一会儿是驴 一会儿是猪
陈安娜先读懂莫言的作品诺贝尔文学奖跟着也读懂了
2012-10-13

  见习记者 潘卓盈

  

  当瑞典文学院宣布中国籍作家莫言成为2012年诺贝尔奖文学奖得主时,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在这个时候,一个瑞典女人安静地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两个表情:一个太阳和一只蛋糕,以此向莫言表示祝贺并表达她自己的愉悦心情。

  这条微博很快被网友大量转发,因为这个女人是莫言的瑞典语翻译陈安娜(原名Anna Gustafsson),也是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瑞典人,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之一)的学生。马悦然曾说过:“在瑞典只有两个人能翻译中国文学作品,一个是我,另一个是陈安娜,此外没人能把中国文学翻译成瑞典文。”

  莫言在瑞典出版过三本书,分别是《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苔之歌》《生死疲劳》,三本书的译者均为陈安娜,特别是《生死疲劳》今年刚在瑞典推出,在哥德堡书展上被隆重推荐。

  有网友认为“莫言获奖的最大功臣应该是陈安娜,没有她对语言的独到理解和完整还原,何以让这个‘以欧洲语系为主的奖项’收入囊中。”确实如此,所有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懂中文的只有马悦然,其他评委想读懂莫言的文字,陈安娜功不可没。

  利用业余时间翻译作品,嫁的老公是个中国人

  陈安娜供职于瑞典盲文与录音读物图书馆,身份是普通的图书管理员,她所有的翻译工作都是在业余时间里完成的。在图书馆工作10年,陈安娜得以接触到不同国家的众多文学作家,这也让她开始慢慢喜欢上汉语文学。“我虽然不是真正的汉语文化专家,但99%的瑞典人知道得比我还少。”

  之所以喜欢上汉语,是因为陈安娜的丈夫是中国的翻译家万之(原名陈迈平),他们有两个孩子,小的16岁,大的20岁,目前定居瑞典北部斯德哥尔摩。

  虽然是金发碧眼的老外,但陈安娜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生活也很“中国化”,她的微博就开在新浪,名叫“北瑞安娜”。她还爱看中国电影,虽然不喜欢《龙门飞甲》这类武侠片,但“特喜欢陈坤演的那个坏蛋”。

  

  莫言写作的方式很独特,在我看来又幽默又残酷

  在过去的20年里,陈安娜把20部中文小说翻译成瑞典文,其中包括莫言、苏童、余华、韩少功、虹影等人的作品。

  陈安娜翻译莫言的作品事出偶然,有一天她在购物时有出版商找到她,问她是否愿意翻译中文小说,那是她第一次读到 《红高粱家族》,也是她翻译的第一本中文书。从那之后她喜欢上了莫言的作品:“很多很多小说要写一个家族,或者好几代的人,很复杂。莫言写作的方式很独特,这个人一会儿是人,一会儿是驴,一会儿是猪,在我看来又幽默又残酷。这是别人写不出来的,至少我这么觉得。”

  对安娜来说,时间不够用是最大的遗憾,因为她只有周末才有空翻译,“一般来说,我每年只翻译一到两部长篇小说。”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