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24:窃听风暴解读 上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英国政客为什么怕默多克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英国政客为什么怕默多克
2011-07-31

  政治层面

  首相卡梅伦紧急“救火”

  英国政客害怕默多克

  窃听事件曝光后,英国社会最初的焦点集中在《世界新闻报》,之后又转移到其背后的新闻集团,如今英国政界、尤其是执政党保守党成了是非之地。

  安德鲁·库尔森的被捕是第一件让英国首相卡梅伦感到难堪的事,因为他曾经担任首相的媒体沟通顾问。7月8日,也就是库尔森被捕当天,卡梅伦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他将成立一个由法官领导的调查委员会,全面调查《世界新闻报》的窃听事件,他还表示将对聘请库尔森担任媒体沟通顾问担起全部责任。由于库尔森在被捕前已离开唐宁街10号,卡梅伦希望通过这样的表态撇清自己与《世界新闻报》的关系。

  但事情并没有按卡梅伦的意愿发展下去,英国媒体不断要求卡梅伦进一步解释聘请库尔森一事以及他与默多克的关系。7月16日,卡梅伦助手公布了卡梅伦与默多克一方多次会晤的情况:自2010年5月执政以来,卡梅伦与默多克、詹姆斯、布鲁克斯一共见了26次面,大多数是在首相府或首相的乡下别墅。其次数超过他与英国其他所有媒体代表会面次数的总和,光布鲁克斯就两次被单独邀请到首相别墅与卡梅伦会面。而且库尔森在今年1月辞去首相府媒体沟通顾问一职后,还在3月份与卡梅伦见过面。

  7月18日,卡梅伦开始为期4天的非洲之旅,但考虑到窃听事件在国内不断发酵,他不得不缩短日程,提前两天回国。7月20日是英国议会夏季休会期的开始,卡梅伦请求议会延迟一天休会,以便阐述自己的立场。他在声明中承认,已意识到当初聘用库尔森是个错误的决定。他还说,如果已被警方逮捕的库尔森最终被证实确实卷入了窃听丑闻的话,那么他对此表示“深切的道歉”。

  反对党工党方面认为,库尔森在一直未说明他在窃听丑闻中扮演的角色之前,还能够在保守党内担任卡梅伦的重要助手,并且在首相府担任媒体沟通顾问的职务,说明卡梅伦严重缺乏判断能力。

  

  (事实上,英国媒体和政党一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不仅仅反映在媒体对政府的监督,也体现在大选期间媒体对政党的支持或反对。去年英国大选,卡梅伦所在的保守党能击败执政十多年的工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默多克旗下的媒体放弃了工党,转而支持保守党。)

  作者 吕品 (旅英华人,曾任英国《卫报》编辑,现为自由撰稿人)

  什么样的人看什么样的报纸

  在英国电视喜剧系列《是的,首相》中有一段有关英国报纸的台词,大意如下:“读《每日邮报》的那些人自以为在打理这个国家,读《卫报》的那些人认为应该由自己来打理这个国家,读《泰晤士报》的那些人才真的是在打理这个国家,他们的太太们就读读《每日邮报》,读《金融时报》的那些人拥有这个国家,读《晨星报》的那些人认为这个国家应该由另一个国家来管,读《每日电讯报》的那些人认为这个国家确实在被另一个国家操纵着。”

  那么《太阳报》呢?“读《太阳报》的不在乎谁打理这个国家,只要她的胸大就行。”

  这种说法虽然简单,倒确实反映出英国的报纸有很明确的读者群。对于大报来说,虽然有政治立场,报道有自己的视角,但大部分时候能做到秉持公正和平衡。许多小报历史上曾是英国社会中下阶层的发言平台,但从1970年代开始走低俗路线,几乎是读者想看什么就登什么,明星秘闻、球队内幕,还有上面台词中“胸大就行”的“三版女郎”——这一风格正是在默多克买下《太阳报》之后开始盛行的。然而正是这些小报,对英国的政治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是的,首相》在1986年至1988年播出,此后的二十多年间,英国的报业生态已经发生了不少变化,英国社会不再像过去那样社会阶层分明,读者群之间的界限开始模糊,但是《卫报》仍然是期待社会进步的都市知识分子的读物,《每日电讯报》的读者还是以生活在乡村的中上阶层保守党支持者为主,《泰晤士报》虽然已经不再是“记载历史的报纸”,但还是一份倾向保守和维护建制的报纸——要知道这份报纸和《太阳报》都是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旗下的刊物,报纸的性格即使是在同一个老板手中也可以完全不同。

  许多年前,大报还把自己看成英国政治制度的一部分,认为可以直接指导政府政策,有时候,社论的口气几乎是直接给政府官员看的。确实,《是的,首相》中汉弗莱这样的人,每日必读《泰晤士报》和《每日电讯报》,可能会带着不屑的眼光翻翻《卫报》。

  

  广播电视跟着报纸走

  现在的主编们曾更多地需要通过主导舆论来发挥报纸的影响力。虽然英国报纸多年来发行量一直以每年5%-10%的速度下滑,但是在电视、电台、网络等各种信息渠道的竞争中,报纸的影响力非但没有随之下降,反而有所上升,只是现在的报纸不是直接用卖出多少份来衡量影响力,而是通过对当天新闻话题的控制来实现舆论导向的作用。

  英国报纸的鲜明政治立场,与广播电视媒体形成鲜明对比。传统上,由于电视和电台这样的传播媒体需要占据有限的波段,英国的管理当局制定了“平衡报道”的规则,每一家广播电视媒体都必须遵守,由独立机构“通讯监管署”(Ofcom)负责监管。电视电台在报道新闻时,非但不能有“本台立场”,而且必须覆盖各方观点,小心掌握报道的平衡。默多克在美国可以搞一个右翼立场的福克斯新闻电视台,但在英国,即使他买下天空卫视(BSkyB)的所有股份,天空新闻(Sky News)还是不可能变成英国的福克斯新闻。

  广播电视媒体的这一特点,导致了报纸经常在决定当日新闻热点上占据了先机,一旦某个新闻成为当日热点,像英国广播公司这样的传播媒体必然要跟进报道,在报道角度上往往很难脱离报纸预设的角度。我印象深刻的一个例子是有一次一家慈善机构对东欧移民做了一项调查,发现他们在英国待了超过一年后就很难得到安置、就业方面的帮助。第二天几乎所有的小报,包括《太阳报》的头版都是“东欧移民赖在英国不走”,英国广播公司的新闻也是从东欧移民在英国待多久这一角度报道,只有《卫报》报道了这家慈善机构的本意:呼吁给东欧移民更多跟进式的协助。

  

  英国政要怕小报

  英国报纸、特别是无所顾忌而又读者众多的小报媒体在舆论导向上的力量,让政客们感到恐惧。如果不能得到小报的合作,那么不仅任何一项新政策都有可能还未实施就被小报“唱衰”夭折,更可怕的是如果小报认为你不称职,一直与你作对,能在台上待多久都是个问题。如果不小心被揭出个丑闻,虽然可能完全是私事,那么你的政治生涯基本上就终结了。所以近十几年来英国的高级政客们学会了花力气“协调”小报媒体,往往从小报的前记者、编辑中选择新闻官,前工党首相布莱尔的媒体沟通顾问坎贝尔曾是小报《每日镜报》的政治版编辑,现任首相卡梅伦选择了《世界新闻报》的前主编库尔森当媒体沟通顾问,却没想到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多麻烦。

  

  默多克的势力太大了

  让英国政要和其他英国媒体担忧的是,默多克不断扩大势力范围。在窃听事件爆发前,新闻集团在英国已经拥有两家大报和两家小报,又马上可以全资拥有天空卫视。一个有跨媒体垄断地位、和政府高官联系频繁、与警方过从甚密、在新闻操守上大有问题的媒体机构,如果又不惜为实现商业利益而强势地施展自己对政界警方的种种影响力,那么对于英国政治的运作来说,已经造成了威胁。只是过去默多克的媒体帝国看上去如此强大,没有多少人敢对它说不。

  等到窃听事件爆发,自然成了墙倒众人推。曾经宣称要向新闻集团“开战”的商务大臣文斯·凯博的话一针见血:现在的状况仿佛是“独裁者倒台之际,所有人忽然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都是反对他的。”现在看来,默多克想全资拥有天空卫视,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已不再可能。但是在商业化媒体时代,媒体大亨的存在是不可能避免的。现在英国政界和媒体想做到的,是限制出现默多克这样一人独大的媒体帝国,同时保证媒体老板“守规矩”、不干涉编辑自主权,并且建立监督机制,防止政客与媒体大亨走得太近。

  这些目标看上去很理想化,细节却十分模糊,怎么才能实现是个未知数,但是至少各方在媒体多元化上已有非常强的共识:不怕有不同的声音,就怕因观点不同而被噤声。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