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老渔民忍不住有话要说了 贵,是因为捕不到了

一条野生大黄鱼11万 一顿饭吃掉40万 上海天价菜单刷爆网络

2018-09-21

分享到:

今年5月31日,舟山国际水产城,一条7.1斤的大黄鱼被一名杭州客商以7万元价格收购。

8人就餐,点了20道菜,总价超过40万元,这两天,上海一家名为“西郊5号”的饭店,因为一张“天价账单”火了。

最早爆料人微博名为@Snake_Kane,他在9月18日晚上10时许发微博称,“人均五万的晚饭(不是炫富)我反正是第一回吃”,并配有鲍鱼、海螺、大闸蟹等菜品图片。随后,他又发了这张消费40余万元的“天价”账单。

账单显示,台号为901,用餐人数为8人,结账时间为18日晚10时20分。账单上共有20项菜品,最贵的一道菜是野生大黄鱼,7.4斤,总价格11.6920万元,紧随其后的是清酒冻半头鲍,总价10.24万元,这两道菜,占据了整桌菜的半壁江山。

另外,一只8两重的螃蟹2800元、1580元一斤的野生大响螺、1580元一块的牛排,一盅5800元的鲍汁扣花等等,乘以8人份,价格都不低,这让单价1.68万元的一道鳄鱼尾炖汤,反而成为账单上极不起眼的菜。

账单中,还包含550元的司机餐,以及将近3.8万元的服务费,总计418245元,账单最后抹去零头,实收40万元。

账单一经流出,网友炸开了锅。“西郊5号”餐厅老板孙兆国出面表示:这顿晚宴是“迪拜人请中国人吃饭”,所用的食材都是“很早从各地私人定制”。对于晚宴的价格,他说,“在迪拜,这根本不算什么。”

据媒体报道,目前上海长宁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已经到饭店调查,调查结果将会及时公布。

晚宴上的这几道菜,为什么这么贵?让我们说说其中的几道菜。

记者 夏裕

清酒冻半头鲍

1.28万元一份,总价10.24万元

宁波大学海洋学院的教授说

极其罕见有价无市

在古代连乾隆皇帝都吃不上

半头鲍,宁波大学海洋学院教授娄永江都没见过,“就像5斤重以上的野生大黄鱼一样,极其罕见。”

“鲍鱼生长非常缓慢,一年才长几毫米。我只在北方的鲍鱼养殖基地见过两头鲍,养殖户故意把它养着,也就是个兴趣爱好,任它生长,好些年才长成两头鲍。”

“头”,是鲍鱼的计量单位,指1斤鲍鱼里有几只。比如,一头鲍,就是指一斤的鲍鱼,9头鲍,就是指9只鲍鱼一斤。半头鲍,也就是两斤重的鲍鱼!

鲍鱼要养一两年,才能长成五头鲍、六头鲍。一般来说,我们平时吃到的鲍鱼,是九头鲍,一个差不多一两左右。

微信朋友圈里,一位朋友说,半头鲍,连乾隆皇帝都吃不上,他那个时代已经基本绝迹了。

鲍参翅肚是中国食文化中海中珍品。鲍鱼,排在首位,那可是从前皇宫里的宫廷菜,也就是帝皇级的美味,营养价值非常高。

这位朋友没说错,在古代,皇帝都吃不到半头鲍。

“因为鲍鱼数量稀少,个头大的又在深海里。凭古代的潜水设备和技术,光靠水性,是没指望捕捞到大鲍鱼。”娄永江说,鲍鱼对生长环境相当严苛,只攀附于嶕岩上,其他地方没有。

从前,南方,也就是东海,是不产鲍鱼的。因为南方台风多,风一刮,浪一卷,攀附在嶕岩上的鲍鱼不知道被刮到哪里去了;北方鲍鱼多,海上风浪小,又没有台风危机,天敌是人……

“北方的鲍鱼生长得慢。一到冬天,水温一低,鲍鱼进食少,进入冬眠,一个冬天过去,还要瘦上一圈。”

“由于养殖技术的发展,出现了人工礁、筐养等,鲍鱼被大量养殖,多了起来。”

“鲍鱼其实是适合南方的,水温越高,它的进食量大,长得也越快。等到了夏天的时候,养殖户会把鲍鱼迁移到北方,避过台风危机。到了冬天的时候,再把鲍鱼迁回南方。”

娄永江说,晚宴上的半头鲍可能就一只半头鲍,分成8份。“一只新鲜的半头鲍,有两斤重,要是一人一个,光吃鲍鱼都吃饱了。”

他表示,如果这是只野生鲍鱼,起码也要十几年才能长成这般大,罕见程度,就像以前长白山的野山参一样,价格当然是有价无市了。

堂灼野生大响螺

1580元一斤 总价13588元

来自深海,目前无法人工饲养

舟山船老大说

有时出海能拖到这种螺

几个渔民朋友看到这道野生大响螺的图片说,这种螺,野生的蛮多,大的二斤左右,活的二三十元一斤,单拖船有时能拖到。

螺,在舟山很常见,是一种海中珍品,任何一家饭馆,招待朋友,一道螺拼是必不可少。但是,这些螺,经常都不大,顶多拇指大小。

宁波大学海洋学院教授徐继林说,大响螺常见于潮汕的饭店,几乎家家都有,响螺片、响螺汤,价格昂贵。

大响螺来自深海,目前无法人工饲养,生长非常缓慢,5到8年才能长成一个一斤半的成品,身价矜贵。

“因为是野生,价格无法估量,1580元一斤的价格,也不算离谱。”

野生大黄鱼

1.58万元一斤 总价11.6920万元

杭州客商7万元买过一条

7.1斤的野生大黄鱼

在舟山国际水产城,1斤半到2斤半的野生大黄鱼并不罕见,时常有交易,价格在1000元到3000元一斤不等,3斤以上的野生大黄鱼,就非常罕见,水产城几乎没有成交的记录,双方经常是私下交易。

今年5月31日,一条重达7.1斤的“巨型”野生大黄鱼现身舟山国际水产城,这条大黄鱼是由一位温州渔民在舟山嵊泗海域钓到,后来卖给了水产城的一家冰鲜店。

最终,这条大黄鱼被一名杭州籍客商以7万元的高价收购。

“巨型”野生大黄鱼已经成为历史,它的存在成为父辈的记忆。捕了一辈子鱼的岱山船老大钱志芳说,上世纪80年代前,在岱衢洋,六七斤重的大黄鱼还是有很多很多,最大的十多斤重。

现在,他基本上没有捕到超过3斤重的野生大黄鱼。

舟山市高佳庄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柴志平说,一般来说,三斤左右的野生大黄鱼,招待的已经是身份尊贵的客人,价格在一两万。“7斤以上的野生大黄鱼,那可是有价无市啊,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

“野生大黄鱼其实并不是越大越好吃,而是因为物以稀为贵。吃到一条这样的大黄鱼,本身就是一种身份和面子。”

“大黄鱼身上最珍贵的其实是鱼胶,极富营养,从前,渔民会把鱼胶放在米缸里,一放多年,不管是孩子长身体,还是女人坐月子,都是大补之物。”

在柴志平看来,晚宴上的这条野生大黄鱼,11万余元的价格,在懂行的人看来,不算高。

柴志平认识“西郊5号”餐厅老板孙兆国,说这是家私人会所性质的餐厅,老板是餐饮江湖中的顶尖高手,“再罕见的野生大黄鱼,以他的能力,总有渠道能够淘到的,最难的,其实是收购这条大黄鱼的时间。”

他判断,这条鱼收购来应该不会超过五天,甚至只有两三天。“大黄鱼是不能放进冷冻室冷冻的,甚至零下五六十摄氏度的超低温保存也不行。冻过的大黄鱼会没有鲜度,口感很差。”

大黄鱼只能冷藏,意味着它的保鲜期被大大缩短,最多,只有五天时间,鲜度最好的时间是在两三天,也就是说,这是条可遇不可求的大黄鱼,它的捕捞时间,还得接近晚宴的时间。

说是野生大黄鱼,宁波大学海洋学院一位教授却笑了一下,他说,实际上,这条大黄鱼很可能是从网箱中逃出去的。

“人工培育出来的大黄鱼,它的性状是会退化的。事实上,真正的岱衢族大黄鱼,也就是东海大黄鱼其实已近乎绝迹。”

去年9月份,宁波绿顺水产有限公司大水产交易区交易了一条9.8斤重的大黄鱼,成交价14.8万元,大家都说这是一条野生大黄鱼。

一位海洋养殖的资深专家却说,这条大黄鱼应该是养殖的,在网箱破损后“越狱”而去,在海里生活一两年后,被渔民捕上。

他的依据是,从照片上看,这条所谓的野生大黄鱼特征不显著,胸鳍明显比野生大黄鱼短,而且末端圆,野生大黄鱼的胸鳍更为尖而长。

这是因为养殖大黄鱼缺乏长距离游泳,胸鳍不发达,野生大黄鱼的胸鳍反折过来,长度一定能碰到它的眼睛甚至盖过眼睛部位。